欢迎访问绥化市妇联网站! 今天是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绥化天气:14℃-26°C

一只碗能否装下我们的爱情?
作者:qaxfl 责任编辑:qaxfl 2014年08月19日
    

  外婆过寿时,全家聚在一块儿,过年时“盘问大会”的噩梦又浮现眼前。尤其是今年的公务员考试我又没过,眼看亲戚们恨铁不成钢的目光马上要凝结成箭,齐齐射来,我连忙先发制人问我表舅妈:“阿梅对象找到了吗?”

  这招“转移话题”果然奏效,表舅妈叹口气说:“还说呢,给她介绍几个了,她都嫌这嫌那。最后,干脆就不去了。你说这女孩过了25岁,对象就不好找了,还不赶快抓紧?你有没有认识当公务员的男孩,给她介绍一个。”

  阿梅从美国读完研究生回来,在一家外企当部门经理,相貌清秀,收入不低。在我看来,她应该不乏追求者。我问:“阿梅这么好的条件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吗?”亲戚说:“她谈的几个,都不是公务员,那些都不牢靠。看你二姨三姨就知道了,找对象还是得找公务员。”

  我二姨年轻时,嫁了个卫生局的科员,三姨嫁了一个国企宾馆的会计。当时来看都是铁饭碗,没想到政策风向一变,三姨三姨夫双双下岗。他们炒股,刚攒了点钱,没多久又都套进去。现在,折腾着做点小生意,辛苦不说,收入还不太稳定。但二姨一家却靠着二姨夫,一直顺风顺水,到老两口退休了,拿着几千元的退休金,打打麻将,颐养天年。全家在这件事上得出的结论就是:当公务员才算进了人生的保险箱。年轻人要么自己考公务员,要么就找个当公务员的对象,这样,一个家庭才能有保障。

 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,我们家有典型的恋碗症—捧着铁饭碗的姨夫姨妈,一心要找个公务员女婿的“嫁碗族”表舅妈,已经找了个科员老婆的“娶碗族”堂哥。每次坐到一块儿,大家就开始讨论最近薪资涨没涨,过年过节发了啥,谁又升了,谁又退了……而我和阿梅则是家里的“另类”,我热衷于做生意,阿梅找对象热衷于感觉,脱离了“恋碗”大部队。于是,家人对我俩的殷切希望是:“快到碗里来!”

  可惜,我一直在努力,却总也进不去碗里。不过,表妹的事我也许能帮上忙。周末,我约了几个哥们儿吃饭,重点是小张,因为在我们四处投简历的时候,他已经通过了公务员考试,又早早讨了老婆,抱了儿子,日子过得令人艳羡。

  坐下寒暄几句,我把表妹情况一说,小张略有些为难:“我们单位就那么两个年轻小伙子还单身,天天都有相亲,有时候还中午一场晚上一场。我看他们没相出啥结果,倒把眼光养得特别高,就怕他们尾巴翘到天上,怠慢了你家表妹。加上这两年八项规定出来,各种福利一减再减,当公务员也没啥可羡慕的。还不如像你现在做点小生意,挣得比我们多多了。”对于我这种想当公务员而不能的人来说,小张的话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也没太当真。大家附和几句,就转到了其他话题。

  聊得正开心,突然小张的手机响了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亮地传出:“都10点了还不回来?儿子可是你张家的,你管是不管?每个月就那么点工资还成天应酬,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抢着买单,这个月别再跟我要零用钱!”小张老婆中气十足,我们在旁边都听得清清楚楚。小张也是一脸尴尬,放下电话低声解释:“她嫁给我时还挺高兴的,后来嫌我工资低,升不上去,连出国旅游都受限制,就开始跟我闹脾气了。”大家见他为难,匆匆劝了两句,我买完单各自回家了。

  小张办事也靠谱,很快就帮我联系好了他的同事,我就赶紧通知阿梅。没想到,阿梅却一口回绝:“我不去,表哥你别替我操心了。”“你爸妈年纪也大了,何必给他们心里找不痛快。”阿梅说:“公务员不过是许多职业中的一种,他们喜欢碗里的安逸,这也无可厚非,可我却偏爱碗外更大的世界。衡量一个人是否稳重可靠,关键在于责任感而非工作的不变动;衡量一个人能否有前途,关键在于上进心而非工作附带的资源。我才不会因为一只碗,放弃整个世界!”

  我正欲为阿梅拍手称好,表舅妈的嘱托又涌上心头。我有些为难,不知该如何回话,阿梅十分从容地说:“要是我爸妈再烦你给我介绍对象,你就跟他们说,一只碗装不下我的爱情!”

  • 肇东市“最美家庭”的艺术作品扮靓首届中俄博览会暨第25届“哈洽会”
  • 肇东市“最美家庭”的艺术作品扮靓首届中俄博览会暨第25届“哈洽会”
  • 肇东市“最美家庭”的艺术作品扮靓首届中俄博览会暨第25届“哈洽会”
  • 肇东市“最美家庭”的艺术作品扮靓首届中俄博览会暨第25届“哈洽会”
  • 肇东市“最美家庭”的艺术作品扮靓首届中俄博览会暨第25届“哈洽会”
  1. 1
  2. 2
  3. 3
  4. 4
  5. 5

Copyright 2008 绥化市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455-8386359 传真:0455-8386359 黑ICP备15000843号-1